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吸血伯爵的新娘

1分快3规律

来源: 小西摘录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5-11-27 阅读: 次
  序
  一个是斩鬼战士的女儿,一个是战士的天敌邪魅的吸血鬼,一个是人,一个是鬼,但命运之神却早已将这两个水火不容的人和鬼,紧紧的系在了一起……
  安琪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她软软的倒在卡洛的身下,任由他的大手走遍自己的全身,带自己进入一个新的天地,就在她彻底沉迷在卡洛的怀里时,卡洛慢慢的吻到了她雪白细长的脖子上,是时候了,两颗尖牙冒了出来,只一瞬间的犹豫,卡洛就一狠心咬了下去……
  第一章挨了一鞭
  西元一九六四年岢实城
  岢实城人种混杂,住着各种各样的人,有普通的百姓,有形形色色的小妖,有白天蛰伏夜晚出来的吸血鬼,当然还有一群斩妖除魔的战士,正因为有了战士的守卫,才使得岢实城的妖和吸血鬼们不敢太过放肆,普通人才能过上还算安稳的日子。
  但不管怎样岢实城贫富不均的情况却相当的严重,华美的富人区与贫民窟仅有一街之隔。富人区遍是华美的别墅,街道两旁种满了当椰树,干净,整洁,几乎是一尘不染;而贫民窟则是一间间的木屋,到处脏乱,黑暗,弥漫着一股臭味。
  当然,住在岢实城富人区的,都是一些势力极大及财富相当多的一群,其中又以洛希尔家族的势力最为庞大,其家族首领目前正是年轻的卡洛。洛希尔伯爵,自从卡洛接手洛希尔家族以来,家族的势力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和皇族更结下了种种关系,但卡洛本人做事实在是心狠手辣,只要违背了自己的利益及家族的安危,他是对谁也不会手软的,所以便被熟知他的人冠上了冷血伯爵,恶魔伯爵等帽子。
  而贫民窟里住的则都是一些极其贫穷的人。岢实城里的雨已经下了三天了,仍旧没有停止的迹象,如果再这样下上两天,贫民窟只怕就要被已漫过街道的雨水给淹了。
  贫民窟的一号小巷,一间窄小,阴暗的木屋里,一个女孩安琪正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汤药走到床边,小心的扶起妹妹,安琪把凉好的汤药送到妹妹的嘴边,“碧儿,你喝了它,病就会好的。”这话说给妹妹听,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
  “姐,我不想喝。”碧儿无力的说话,苍白的脸色显示了她此刻的身体有多么的虚弱。安琪的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你多少喝一点,总有帮助的不是吗?”她曾经发誓要照顾好碧儿,要给碧儿一个好一点的环境,让她能彻底的摆脱病痛的折磨,可却又没有能力做到。
  碧儿勉强的喝了一口,却感到一阵反胃,推开姐姐,哗的一声将肚子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甚至连胆汁也吐了出来,小屋里顿时充满了一种微酸的气息。吐光了东西,碧儿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她无力的靠在床头喘息。
  “好点了吗?”安琪拉过被子给妹妹盖上。碧儿今年才十二岁,却和姐姐一样经历了人间最不幸的事,她们的父母都是斩鬼的战士,早早的就在一次斩杀吸血鬼的行动中阵亡了,年幼的姐妹俩全靠着姐姐每天卖报来赚取一些生活费,艰难的度日,现在碧儿生病了,却没钱看医生。
  “姐姐真是该死,没让你过一天的好日子。”安琪看着妹妹孱弱的样子,愤恨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碧儿急忙抓住姐姐的手,急切的说:“姐,姐,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一点都不辛苦,我已经很快乐了。”安琪握住妹妹的手,心里充满了感动。
  她看了一眼窗外,帮着碧儿躺下去,“碧儿,你先睡一会,姐去把剩下的报纸卖掉好吗?”“嗯。”碧儿点点头,乖乖的闭上眼。
  安琪撑开了那把唯一的破了两个洞的伞,向富人区走去,通常她都会站在富人区的街道口叫卖,因为贫民窟根本就没有人看报。
  许久许久,雨仍然没停,有钱人的马车却和往常一样热热闹闹的来往着,安琪心里不舒服极了,“有钱人真是好命,来去不用走路,下雨还有仆人给遮雨,他们一定不知道穷人的日子有多难过。”可想归想,她的报纸还是要卖的。
  看前边又过来一辆华丽的马车,她立刻扯开嗓子:“卖报了,今天的报纸,南区的战士又找到了一个吸血鬼的藏身之地……”还没有喊完,那马车就已到了跟前,那马夫勒住缰绳使马车停在了安琪面前,快速奔跑的马蹄溅起了地上的积水,顿时喷了安琪一头一脸。
  “天哪,这是我唯一一件干净的衣服了。”她用力的拍打着身上,企图拍掉那些污水。赶马的车夫好像根本没看见一样,将一个银币仍在安琪的面前,伸手就从她的袋子里抽出了一张报纸,恭敬的递向车厢,“伯爵,你要的报纸。”
  车厢里伸出了一只好看的手,但安琪却不假思索的赶在那手拿到报纸前就伸手夺回了那张报纸,“你要跟我道歉,你弄湿了我的衣服。”
  “唰”的一声,安琪就实实在在的挨了一鞭子,被抽倒在地上,抽她的正是那个赶车的马夫。安琪觉得手臂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原来自己这件唯一完好的衣服,袖子已经被鞭子抽烂了,她的火顿时冒了出来,多年的独立生活,使她的脾气变的相当的泼辣,不顾一切后果,她使劲的朝那车夫“淬”了一口,那车夫大怒,鞭子一扬,就要抽下第二鞭。
  “杰森,住手。”那车厢里的男人已经掀开了帘子,严厉的出声制止。“伯爵……”那车夫狠狠的瞪了一眼安琪。
  安琪也凶巴巴的瞪了回去,这一切情形尽落入那车里的男子眼中,他看向安琪,眼眸深邃,打量了她一眼后,安琪立刻感到自己腿一软,运气真坏,竟然是那个恶魔伯爵。
  第二章 伯爵的书房
  “你想要什么?不卖报纸了么?杰森,拿些金币给她。”他开口了,神情也变成了轻蔑。杰森不甘心的掏出一些金币。
  “谁要你的臭钱,”安琪转身就走,临走也没有忘了再说一句,“有钱就了不起,我咒你们全都下地狱。”她迅速的跑掉,忍住眼泪,其实她心里怕极了。
  那车夫看看车厢里的男人,“伯爵,她……”那个被称作伯爵的男人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坐回去,“走吧,杰森,我想这要是在夜里,你一定会吸光她的血,哈哈哈哈……”那个伯爵狂妄的大笑起来。
  马车又溅起一路的水花,张扬的驶进富人区,洛希尔家的城堡远远的就打开了吊桥,马车径直驶进了城堡里。
  安琪沮丧的往回走,不但没有卖掉一张报纸,唯一的一件衣服还被撕坏了,她的心情糟透了。“安琪,”刚进贫民窟,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喊住了她,“你还有多少报没有卖掉,都给我吧。”
  “这怎么行呢?”是邻居力斯,一个很好的小伙子,他经常帮安琪卖掉剩下的报纸,有时还会给碧儿带点儿吃的。安琪感激又难为情的说。
  结果自然是剩下的报纸都归了力斯,“你有没有注意看哪,这报上有个消息,”力斯指着报纸的一个头条,念到:“传说中的复活之珠已有了下落,据说一个巫师已经感应到了复活之珠在咱们岢实城。”
  “真的吗?”安琪马上来了精神,“要是我得到它,碧儿的病就有救了。”力斯却又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神秘的说:“大家都在传,说那复活之珠就在卡洛伯爵的手里。”
  安琪马上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了劲,因为她刚才还骂了那可恶的卡洛伯爵,其实整个岢实城的人没有不知道他有多坏,多冷血的,听说他以前的未婚妻因为偷情被他抓住,就被他吊在城堡里整整三天,差点死掉,由此可见,他有多冷酷了,就是求死他,只怕也得不到复活之珠。
  拿着力斯买掉她剩下报纸给的钱,安琪来到了医生那儿,买了点碧儿急需的药,她匆匆的赶回了家。夜里,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悄悄下了床,她蹲到了妹妹的床前,怜惜的看着妹妹睡梦中还皱着眉的脸,她暗暗的下了决心,就是偷,也要把复活之珠偷回来。
  今天没有卖报,她将妹妹需要的一切准备好,又给力斯打了招呼,让他帮着照看一下,给妹妹煮好了一锅稀粥以后,看碧儿睡着了,她找了件黑色的披风穿上,摸黑来到了富人区卡洛伯爵的城堡外,她躲在粗壮的当椰树后,准备乘守备不防,偷溜进去,但半个时辰后她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那两个守备在半个时辰里根本连动都不动一下。
  看来是溜不进去了,正沮丧时却发现远远的来了两辆马车,马车缓缓的停下,车夫和守备在说着什么,安琪瞅准了时机,迅速的溜到了马车下面,紧紧抓住车下的杆子,一晃一颠的进了城堡。
  “伯爵,有生人溜进来了。”杰森弯腰禀报,他是洛希尔家的老管家,也是卡洛的最贴心的助手。卡洛半躺在豪华的椅子里,舒服的将腿翘到了宽大的桌子上,嘴边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任何人不准拦她,我有多久没有吸过新鲜的血了,这可是自动送上门来的。”原来这名气震天的洛希尔城堡,其实就是一百多年前从德西里秘密迁来岢实城里最隐蔽而且最大的吸血鬼的集聚地。堡中上下,从主人到仆人,大半都是吸血鬼。
  “是,伯爵。”杰森鞠了一躬,快速退出书房。卡洛玩弄着手里的小镜子,象看戏一样的看着镜子里的安琪偷偷摸摸的从车底下爬出来,贼头贼脑的张望。“咦,是她。”多仑看清了那张脸,竟然是那个卖报的女孩,多有趣啊,多仑忽然来了兴致。
  其实所有的人都已知道了安琪的到访,唯独她自己还象个傻瓜一样,躲躲闪闪的溜进了走廊,看着安琪很快就要摸到书房了,多仑忽然觉得应该玩个游戏,然后他就象空气一样的消失掉了。
  “哇噻,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房子这么多这么大,他会把复活之珠放哪儿呢?”心里一边嘀咕一边左右张望着。“我要是那个卡洛伯爵呀,一定要把那些仆人全都辞掉,进来我这么个大贼,竟然也没有发现,唉,这个伯爵也真是不幸。”一边象无头苍蝇似的乱闯,一边还好心的一边替多仑伯爵大发感慨,“咦,”她摸到一个门的把柄,只轻轻一碰,那门竟然就开了,“没锁。”为自己的好运偷笑,安琪闪身溜进去。
  暗中看着她笨拙的摸索的多仑此时却差点要笑死,这苛实城里遍地的精英,怎么会有这么笨的贼呢?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不忙着吸她的血了,有趣,他决定放纵一下自己,先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吧,意念一动,书房里就多出了一间小小的隔间,伯爵伸直了长腿舒服的躺在隔间的床上,闭上了眼。
  安琪遮遮掩掩的进了门,确定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后,不由松了口气,赶快让自己的腰直立起来,原来做贼这么辛苦啊。“咦,这桌子好大啊,”看到旁边一排排的书架,她恍然大悟,“这是书房。”一屁股坐进了书桌前那宽大的椅子里,她娇小的身体便深深的陷了进去,“听说有钱人通常都会把宝贝藏在书房里,我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啊。”
  她话音未落,笑容就立即僵在了脸上,因为她看到了桌子左边的隔间里躺着一个熟睡的男人。她咽了口口水,立刻悄悄站起来,蹑手蹑脚的慢慢靠近了那个男人,心中又是喜又是忧,喜的是他果然是那个恶魔伯爵,连睡觉都在书房里,那复活之珠肯定是藏在这儿没错了,忧的是自己怎么能在他眼皮下偷走复活之珠呢?看来只好赌一把了。
  第三章 荒唐的念头
  安琪的眼光没有落在伯爵英俊的脸上,她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向着伯爵头下的枕头悄悄的伸出了手。就在她的手快要摸到枕头的时候,伯爵突然翻了个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恰好按住了她就要摸到的枕头。安琪着实吓了一跳,迅速的蹲下,当然没有看见伯爵脸上一闪而过捉狭的笑。
  半天没有动静,又听到伯爵均匀的呼吸声,安琪才敢站起来,糟了,那伯爵原本裹在床单里的身体竟然都露了出来,大刺刺的趴在床上。安琪的眼光自然的往下瞟去,突然她觉得口好干,脸上掠过一抹绯红。
  真该死,安琪在心里暗暗的诅咒,竟然裸睡,真不要脸。她吞掉了口水,准备从另一边下手,依她的经验,宝贝一定是会放在枕头下面的。可怎么过去呢?这床根本就是贴着那边的墙放的,没办法,只好孤注一掷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
  她咬了咬唇,尽量让自己没有声音的跪在了伯爵的床边,她撑住身子,尽力让自己不碰到伯爵,将手轻轻的伸进了伯爵的枕头下面,空的,该死,竟然是空的,她一肚子的气顿时都出在伯爵的身上了,心里咒骂着,“死恶魔,臭恶魔,这么狡猾,会放哪儿呢?”她不敢大意,慢慢的缩回手。
  但床上巨大的身体却瞬间就有了动作,伯爵深邃的眼已经睁开,正狠狠的瞪着她。“啊……”安琪被他吓的惊叫,下一秒就已经被这该死的伯爵压在了身下,简单的就制止了安琪小鸡般的挣扎,他腾出一只手,捂住安琪的嘴,不顾她可以杀死人的目光,伯爵轻佻将头埋进了安琪的脖子里,陶醉的嗅着她身上的幽香,“如果她还是处女的话,那她的血就真算得上是极品了,”心里想着,两颗尖牙就慢慢的伸了出来。
  • 上一篇: 鬼丫头怪谈:画中人
  • 下一篇: 惊悚鬼怪故事_殡仪馆辱尸惊魂
  • 猜你喜欢

    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